当前位置:首页 >> 自媒体

拓荒时代之天地盟约第0001章安澜山脉节能

时间:2020-10-19   浏览:0次

拓荒时代之天地盟约 第0001章 安澜山脉

十万里安澜南北而行,自天山中部开始与主脉分道扬镳,是天山七大支脉中的第三支。安澜山脉地势险要,西高东低,曾作为分隔人族与东方万妖的界山,是保护人族安定万载的第一道屏障,故名安澜。

自三千年前,人族大军击败了越过安澜的百万妖族后,十万里安澜就完全划成了人族的领地。而安澜山脉,也从地理上的界山,变成了荣耀的象征。

不过由于安澜山脉地势过高,并不适合人族居住,故而至今为止,安澜的主要居民仍是参天的古木以及生活其间的千禽百兽,只有少数的几个地方才被开垦出来,作为沟通安澜东西两边的通道。整片山脉的大部分地方,仍是兽族的乐园,人类的禁区。

在这群山的深处,却并非是荆棘遍地,灌木丛生的蛮荒之地。一条条宽阔的通道纵横交错,与周边的茂盛生长的草木形成强烈的对比,让人仿佛置身于村间的要道路口之上。但这里是安澜山脉的最深处,人迹绝无的地方,如何会有阡陌大道?

宽广的道路随着地势而走,一直绵延到了天边。然而在道路的尽头,竟真有人踪。一灰一红两个单薄渺xiǎo的身影,正dǐng着炎炎烈日在大道上艰难跋涉。

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,少年身高尚不足五尺,身躯却笔直挺拔,稚嫩中有着难以掩饰的锋锐之气。不过这锐气正在被灼热的天光磨灭,出窍利刃般的锐意,不一会儿便快速转变成为浮躁和不耐。

少年穿着一身略显寒碜的灰色衣衫,头上还戴着一个用常青藤编织的翠绿斗笠。从上面的纷乱未枯的折痕来看,这斗笠应该才做不久,应该是少年难耐这燥热的天气,才零时用来遮阳的。斗笠做工极其粗糙,似是胡乱拉扯而成,形状也显得怪异至极,低垂的帽檐遮住了他只有四五分长的黑色短发,想来戴着这样东西赶路,应该会更加难受吧。

三两枝调皮的藤叶不时垂落下来,在少年眼前少乱晃悠,把他躁动的心惹得越加烦闷。不过他始终强忍着没有没有发作,只是恼火地将垂落下来的藤枝弹到dǐng盖上,然后继续着艰苦的跋涉。

如“禁止自带酒水”、“设置最低消费额”。另外

不一会儿,随着行走的颠簸,那无耻的藤枝又落下来找茬,然后少年又一次次不厌其烦继续着枯燥无聊的斗争。虽然心里极其不爽,但他却似乎也没想过找个解决的办法,比如説将斗笠转一个方向什么的,就这样一路不爽,一路奋战。

后面跟着的是一个更xiǎo一些的女孩,女孩大概也是十来岁的样子,比少年要矮一个头。看不出女孩的容颜,因为女孩的头上同样戴着斗笠,不过显然女孩的一个要更加精巧,斗笠边上被她镶满了的红色xiǎo花,只稍稍装饰,便让简单的斗笠变成了一件美丽饰品。

斗笠本不分前后,然而在女孩颈后的斗笠上,却并排插着三根赤红羽毛。鸟羽很长,末端都快要落到女孩的膝后,然而这一切搭配在女孩身上,却是那样的和谐,竟丝毫没有矫揉造作之感。

一身红裙如烈焰般炙热,又如骄阳一般炫目,那遇风而动翩翩衣袂,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活泼的火焰精灵。随着她轻盈迈步,斗笠下那赤红如云的齐腰长发便如柳絮般纷飞散落,其美其纯,不可方物。

她就这样安静地跟在少年的身后,虽然xiǎo脑袋左右摇晃,东瞅西看就没有停过,然而与少年之间的距离,却从来没有变过。或许是看厌了这一层不变的林木,女孩开始将注意力转到了少年身上,然而这一看,眼睛就再无法移开了。不管是他迈步行走的姿势,还是随意挥汗的样子,甚至连他恼火烦躁的身影,她都觉得帅气十足,完美到了极致。他的一举一动,都无可救药地吸引着她的心神……

少年一直警觉着周围,稚嫩的xiǎo脸上表情严肃异常,显得格外滑稽。他不时抬手理弄垂下的青藤,同时发出恼火的鼻息,偏偏表情还是那么的认真,看得后面的女孩不得不拼命抿嘴强忍笑意。女孩xiǎo脸涨的通红,便故意拉开了与少年的距离,想着远一diǎn的话应该听不见笑声吧!

正值午后,昊日高悬头dǐng,曝晒着天地万物。似乎是温度缘故,又或是要时时保持警戒心里紧张的,少年脸上手心开始渗出汗水。微风轻轻拂过,隐有异香在空气中飘荡逸散。

察觉到女孩与自己的距离被拉远了,心想是不是这天太热了,师姐有些受不了大热天赶路?但又想到昨天准备的清水已经喝完了,转过身开口道:

“再走两里有条xiǎo河,我们到那里再休息吧。”

听到少年的声音,女孩一愣,以为是有什么异动,瞬息间便闪到少年身前,将少年护在身后。少年之觉两眼一花,回过神来,女孩已经到身后,目光灼灼的盯着前方,搞的少年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心想果然不愧是师姐,现在自己神念已经可以覆盖十里方圆,竟然完全察觉不出异常,师姐神觉之高果然不是自己能媲美的。但又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师姐如此紧张,师伯们一直説外面的世界很危险,看来果然没有骗人,比如此刻,自己就是一只迷糊的羔羊,只能默默等待莫名未知降临。

半饷,前方仍然平静无波,少年也有些疑惑,开口问道:

“六姐,前面到底有什么东西?”

女孩这时也反应过来,是自己紧张过头了,不由羞红了脸,又不想让少年看自己的笑话,不然自己师姐的威严慢悠慢悠地升级何在?于是低头沉默不语,盘算着説辞。

就在这时,一只拳头大xiǎo的紫色苍蝇招摇地从远处树林中飞过。女孩心里一喜,同时心中暗到:撞到本姑娘活该你倒霉。接着就见一道巨大的赤红火柱闯过数百丈距离,以排山倒海的威势将其一碾而末,顺带更是将其周围的一排千年老树化为了劫灰,好不英武霸气。

女孩收起手势,昂首向前方走去,半道又扭头冲少年淡然道:

“现在已经没事了,走吧……”

少年这回被算是女孩的手段吓到了,呆在原地,xiǎo嘴微张做木桩状,已经被惊得説不出话来。他还从来没见过师姐如此威武霸道的模样,今天是第一次看她展露如此强劲的实力,不由好生敬佩。直到女孩走到远处他才回过神来,而后又快步追了上去,但就是不敢越过那条线,始终与女孩保持三步的距离,心中暗自嘀咕:

“早知道师姐原来是这么的威武,先前就不该冲前排的。”

女孩对少年的反应很满意,看来他已经被自己震住,忘记自己只是用很夸张的手法,屠杀了一只弱xiǎo苍蝇的事实了,于是步履更加轻快了几分。

但孩子终究是个孩子,很多时候是见啥忘啥,但更多的时候却专注的令人害怕,比如此时此刻。少年震惊之余开始感到不对劲,那么大威力的火龙却只用来消灭一只xiǎo苍蝇,那货真有这么危险么?自己对那只在林里飞了数十转的xiǎo家伙,怎么没有生出危险预知,难道自己的神念真的出了问题,难道是因为自己能力失控的问题,影响到了危险预知的能力?

无数疑问徘徊在心头,但有了先前的经历,这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女孩的形象,已经在少年脑中无限拔高,即便此时满脑子的疑问也不敢多问一句,只能默默憋在心里。

女孩查觉到少年异常的波动,心中也开始不安起来,刚才自己是不是太过浮夸吓着xiǎo师弟了,到底该怎么跟他解释呢。突然,一道灵光划破天际,将女孩的脑海照得雪亮雪亮的。这xiǎo子貌似还属于那种没知识、没见识、没常识的三无少年,本姑娘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创造历史!

是少年没有忍住先开的口,强烈的不自信带来强烈的不安,让他的手心也开始冒出虚汗:“六姐,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为什么在它身上感觉不到危险呢,是不是我哪里修炼出了问题?”

听低着头的少年这么一问,女孩笑了,但脸上却是一脸严肃,喜怒不露分毫。她认真地看着少年,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説教旅程。

“xiǎo毅呀,你入世还未深,所以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危险。你在我们师兄妹几个中年龄最xiǎo,所以在家里师傅他们都惯着你宠着你;你虽然修为低,但是勤学好进,所以我们着些做师兄师姐的,当然也都让着你……

但是现在不一样了。外面的世界可不比家里无忧无虑,外面的世界可危险了,所以我们必须要非常非常非常的xiǎo心知道吗?”説到这里,女孩踮起脚用力地拍着秦毅的肩膀,似在教导又似在安慰。

秦毅茫然的看着女孩,一个劲的diǎn头称是,全然忘记是自己强行把女孩带出的。这路还没走到一半,他就已经有一丝动摇了。边走边想着,虽然已经跑出来了,可要是保护不了她该怎么办呀?

在他眼中,六姐仍是那个长了十多年,却还没长高的娇弱xiǎo女孩;是那个他自记事以来便一直照顾自己,陪着自己练功玩耍的大姐姐;是那个一直迁就保护自己,就算自己拆了二师姐十里杜鹃花田,却硬説是她自己修练就什么“绝世神功”才把花田弄坏的蛮横女霸王;是那个为了自己不被欺负,给凶恶的二师姐当了半年花奴而不吭一声的女强人。

尽管师姐一直没有长大,而起似乎永远也不会再长大了。但那又有什么关系,xiǎo时候她照顾我,我长大了照顾她,秦毅这样想着,等我长到能打败二师姐那么大时,一定也要让她给六姐当半年的果奴,要她给六姐摘下整片飞来峰上的果子……

他们就是这样比亲兄妹还要亲近的人。所以当他听説来了两个陌生人,要把六姐带去什么谷时,心里自然百二十个不乐意。她打xiǎo就和自己生活在一起,飞来峰才是她的家。

那两个突然冒出来要抢走师姐的家伙算个什么玩意?十多年不闻不问,这时却突然冒出来认亲算是怎么回事?家人从来没有这样的,那么他们肯定是坏人,来拐走人家xiǎo孩的坏人,看到那两个坏人秦毅就生气。

可最让他生气的还不是对那两个人,坏人有坏人的本分,打趴他们就好。而现在主事的大师伯倒好,不仅不阻止那两个人,还説什么为师姐的成长应该去那什么劳什子鬼地方。

六师叔也是,自家徒弟什么性子她还不知道么,什么叫“自己选择”?她那性子,也只会对他们这些师兄弟发发脾气,要是师傅们开口,她哪里敢违逆半句?所以还不是一样的要把她往火坑里推。

秦毅不允许那两人把她带走,所以没有丝毫就带她跑了出来。还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厉害,厉害到能保护她呢。可是到现在才发现自己真的很没用,打不过二师姐不説,一直被自己欺负的三师兄和四师兄原来也是让着自己才能赢的,现在看来就连六师姐都打不过,自己还能保护谁,原来是自己一直在被保护着……

看着发呆的xiǎo师弟,女孩心情大好,以前一直带着xiǎo弟鬼混,还经常被长辈们训斥的自己,没想道也有当老师説教的一天。这感觉很爽,让她飘飘然有了一种已经长成大人了的错觉,虽然她只有那么xiǎo一diǎn。

似要过足当长辈的瘾,女孩声音更显深沉:

“那可不是一般的蝇虫,你看到它的翅膀了么,是紫色的哦,那种灵兽叫紫翅蝮蝇,是一种极其危险的生物呢。我听説在几百年前,这种毒物曾经在很多村落肆虐过,害死了好多人呢……”女孩的脑袋在飞快旋转,不断将想象变成现实。

“它们会传染很厉害剧毒呢,凡是被它们蜇到的人,全都会肠穿肚烂而死,可是很恐怖的哦……所以遇到这种东西,必须把它彻底消灭掉才行,绝对不能让它出去害人,知不知道?”

看着面容娇xiǎo偏偏一脸严肃的女孩,秦毅心想不愧是师姐,见识就是比自己多,连几百年之前的事都知道。又想到那单薄的红影把自己护在身后情景,不由好生感动,暗自决定一定要快diǎn变强才行,要强到拥有足够的实力保护她,而不是一直被她庇护着。

女孩説完便潇洒转身,准备向前开路,心里还在担心着这家伙会不会突然想不开,就把这遍山的苍蝇都给屠杀一遍。不过她显然想多了,少年在她转身赶路之前,就已经走到了她的前面,主动担任起了先锋的角色。

不过女孩似乎不满足只能看到他的背影,轻灵的脚步稍动,三两步便来到了他的身边。

安澜群山深处,两个xiǎoxiǎo的身影手牵着手,安静的走在庞大的兽道之上。在他们前方,一条宽五十丈长不知几许的长河宁静流淌,而在他们身后,数只纷飞的青色莺鸟一路相随……

嘉峪关治疗白癜风去哪里
肝纤维化全疗程用药
苏州治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
相关阅读
是块死地弃将称没人愿去拆迁队1句话被喷惨
· 贯通南北赞长江节能

贯通南北赞长江,妙语欢歌颂国邦。一泻千年波浪涌,东方华夏世无双。东方华夏世无双,民族重担自己扛。万里奔腾不觉惫,传奇故事唱长江。传奇故...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