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

关系俱乐部第三十章警告

时间:2020-07-03   浏览:0次

关系俱乐部 第三十章 警告

也难怪陈景文会这般想,孤男寡女一起吃饭看电影,还真和情侣约会差不多。

陈景文摇了摇头,驱散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,加快脚步跟上刘希,随后两人买好票,买了两桶爆米花,便开始速度与激情了。

时间快速流逝,一场电影看下来,时间已经到十一点了,陈景文说要请刘希喝舒心酒,后者约莫是对舒心酒的体验无法抗拒,爽快的答应了。

到了威斯汀,陈景文借着去洗手间的时间,将今晚的舒心酒调制完成,随后端着两只晶莹酒杯来到刘希做的散台,接下来自然是闲聊开玩笑了。

有舒心酒带来的心情舒畅,两人无疑聊得很愉快,聊着聊着就到凌晨了,也差不多该回家洗洗睡了。

来到威斯汀停车场,陈景文跟着刘希来到一辆银色的宝马7系前,刘希拿出车钥匙摁了下,别摸我指示灯闪烁。

刘希没有立即上车,而是转过身轻声道:“你住在哪?我送你。”

陈景文摇头笑道:“不用麻烦了,我住的地儿离这不远,我打个车就好。”

刘希也不再说什么,只是做了个打的手势,“那行,那我们有事联系。”

陈景文笑着点点头,“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刘希说了句你也一样,便上车启动引擎绝尘而去。

陈景文一直等到别摸我消失在自己视线,才快步离开停车场。

庄园别墅顾名思义就是别墅区了,这片区域可以称得上是东林市寸土寸金的地段,住在这里的人无一不是非富即贵。

刘希回到家已经差不多凌晨一点了,这个时间点已经很晚了,但刘希家的三层小别墅却是灯火通明,奇货居的掌权人刘正阳还没休息,不知是忙碌工作还是在等刘希回来。

刘希算得上出生富贵人家,但却不是大家庭,她家里就四口人,老爸老妈还有一个住在成兴街的爷爷才刚刚拿到手,这种条件的家庭只要一个孩子,可以称得上是实属罕见。

其实很多与刘希家交好的亲朋好友乃至血缘亲戚也想不通,这么大的家业怎么不生个儿子继承?倒不是说女儿就不能继承家业了,而是在我国绝大多数人的思想观念,通常都是子承父业。

说好点是子承父业,说难听点就是重男轻女,在南方某些地方尤其严重,重男轻女的现象不仅仅体现在小地方的普通人身上,那些豪门世家更是体现得淋漓精致,女儿身的千金小姐有几个不是被家族用来联姻巩固或壮大家族势力?

刘希进屋后,看见父亲坐在沙发上还没休息,便出声问道:“爸,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?”

刘正阳四十出头,国字脸,中等身高,他闻声后起身,温和道: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

刘希轻声道:“和一个朋友吃饭,去唱了会歌。”

刘正阳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我知道你对这门婚事很抵触,你想发泄心中的不快,爸理解,但你不能这么肆无忌惮,你一个女孩子家家跟一个陌生男人跑到酒吧喝酒,这算什么事,传出去你让别人怎么看你?”

刘希说话的语气带着情绪,“你派人跟踪我!爸,请您不要过分干涉我的人生,我有我的生活,我有我的朋友。”

刘正阳训斥道:“朋友?那个叫陈景文的青年吗?一个普通上班族,有什么资格成为你朋友?”

刘希挤压在心中的情绪一下爆发,“普通上班族怎么了?难道非要对你有帮助的人才能成为朋友?你所谓的朋友是不是只有利益两字?没有任何资源,没有利用价值的人,都不配成为你朋友?那你真可伶,一个朋友都没有,在你有困难的今天,你那些所谓的朋友没有一个人愿意帮你,你需要卖女儿……”

啪!

刘希话还没说完,刘正阳猛拍桌子,怒喝道:“放肆,怎么跟我说话。”

刘希讥笑道:“难道我有说错?你不经过我的同意,擅自做主让我嫁给严集薪,不就是为了得到兰真集团的支持,以解决奇货居的资金问题,这不是卖女儿是什么?”

刘正阳怒不可遏,气得脸色铁青,他走上前去就往女儿脸上甩了一巴掌。

红肿立即在刘希脸上浮现,她捂着右脸颊,忍住眼泪绝提,决然道:“我死也不会嫁给严集薪,你自己没有本事凭什么拿我的幸福去交换。”

寂静无声。

刘正阳右手悬停在空中,许久才收回,他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你是公司的总经理,公司的情况你不是不清楚,在不注入新的资金,连下个月的工资都发不起,难道你想看到你爸这辈子的心血就这样毁于一旦?我希望你能理解爸的苦心,爸这样做也是没办法。”

眼泪悄然落下,刘希嘶吼道:“我理解不了,爷爷当年也是白手起家,他能将奇货居做大做强,靠的不是卖女儿。”

刘正阳神色痛苦:“公司的事,你不要告诉你爷爷,他身体不好,免得他担心,你若暂时接受不了这门婚姻,我们可以缓缓,定亲的事往后推推。”

顿了顿,刘正阳将公司面临的严重情况缓缓说之,“公司面临的困难,比你想象中还要严重,除了账面上的资金紧缺外,银行还有一百八十亿的贷款,如果我们放弃奇货居,银行贷款怎么办?届时没有钱还款,家里的一切都会被银行查封,我们家可能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。我希望你能冷静冷静。”

刘希沉默不语。

谁能想到外人看来财力雄厚的奇货居集团,将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,连员工工资都发不起,可见情况有多糟糕,但这并不妨碍奇货居集团成为东林市十大明星企业之一,毕竟它的体量摆在那。

刘正阳挥了挥手,语气带着疲惫,“时间不早了,早点休息吧。对了,林凡来了,他有事找你。”

刘希拭去眼泪,转身上楼。

刘正阳看着女儿的背影,长长叹了一口气,他又何尝愿意牺牲女儿来拯救公司?但真的是没有其他办法。

二楼扶栏旁,林凡默默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,他内心有着难以言表的压抑和无奈,他家的山海树集团和奇货居是骨肉相连,奇货居要是倒下了,山海树集团也就意味着要破产。

呼!

林凡深吸一口气,调整好心绪,先去厨房拿了一块冰块,随后脚步轻盈来到表姐房门前敲了敲门。

刘希平静道:“进来。”

林凡进屋后,喊了一声姐。

刘希心平气和问道: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

林凡将冰块递给刘希,关心道:“姐你脸没事吧,你用冰块敷敷。”

坐在沙发上刘希接过冰块,轻声道:“有什么事就说吧。”

林凡犹豫了下,轻轻道:“那陈景文你还是离他远点,只是一个刚认识的普通朋友,没必要走得那么近。”

刘希平淡道:“你也是来劝我嫁给严集薪?”

林凡苦笑一声:“姐你误会了,我只是提醒你,和陈景文走得太近,对陈景文不是好事,可能因为你遭受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刘希挑眉,“什么意思?”

林凡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告知:“严集薪这人我以前接触过,他是个城府极深之人,同时也是自私自利之人,眼睛里容不得沙子,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若是知道你与一个男人走得这么近,他十之八九会动用些手段,你也知道兰真集团在东林的影响力,他若是真要特意针对那陈景文,你那朋友可能在东林就待不下去了。”

刘希秀眉轻蹙,但很快就舒展开,“我知道了,我累了。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林凡摸摸鼻子,嘴角泛起苦笑,表姐还是听不进去啊汽车开始向前滑动。

回到陈景文这边,他走出停车场,刚拿出滴滴打车,还没下单,忽而有一辆保时捷911飞驰而来,一个急刹车,就停在他的身侧。

车门打开,沈浪面带微笑走了下来,笑眯眯道:“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陈景文瞥了一眼后头下来的严集薪,收回视线后,笑问道:“浪兄好像是来找我的?不知有什么事?”

沈浪似笑非笑看着陈景文,“确实是来找你的,准确来说,是集薪找你。我给你介绍下,这位是严集薪,兰真集团未来的总裁。”

兰真集团!

陈景文内心惊讶,严集薪他不认识,但兰真集团却是如雷贯耳,东林市市值排行第三的大集团,化妆品行业的龙头企业,其整体实力足以影响东林市的GDP,是东林市当之无愧的巨无霸!

惊讶之后便是疑惑,兰真集团的太子爷找自己干嘛?

陈景文看向严集薪,笑问道:“严先生不知找我有什么事?”

严集薪没有拖泥带水,直截了当道:“刘希是我未婚妻,我希望你离她远点,我不想下次还看到你们走这么近。”

未婚妻!

陈景文恍然,难怪刘希看到严集薪的神色极其不自然,明明认识,但说话语气跟陌生人似的,原来他俩还有这层关系在这里头。

从刘希的反应来看,刘希是抵触这门婚事的,不过这个陈景文就不去过于担心了,他很快回过神来,笑道:“严先生可能误会了,我跟刘希只是普通朋友,才刚认识不久。”

严集薪看都不看陈景文一眼,倨傲道:“我自然知道你们是普通朋友,否则你也不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。我丑话说在前头,你以后最好不要和刘希有任何接触,我不喜欢我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有太多的交集,尤其是你,若是再让我看到,后果你难以承受。”

陈景文面色一僵,沉默不语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严集薪警告后又威胁道:“这次权当提醒,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和刘希一起,不要怪我客气。沈浪,我们走。”

没有给陈景文说话的机会,严集薪便上了车,沈浪则是拍了拍陈景文的肩膀,言语中带着嘲讽的味道:“哥们,你和刘希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你好自为之,否则难免会吃些苦头。”

保时捷轰鸣而去。

陈景文皱了皱眉头,又摇了摇头,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ps:周末求推荐票,求收藏,各位砸几张推荐票,添加个书单给点动力,一百推荐票加更!

汕尾白癜风好的医院
湘潭白癜病医院
女人经前期综合症的用药
攀枝花治疗白癫风医院
邢台治疗白癜风医院
老年皮肤瘙痒症怎么缓解
相关阅读
亚欧女排酝酿大碰撞球迷期待朱婷金软景打对
· 游泳治好了哮喘靠谱吗

近日,某热播综艺节目中,游泳奥运冠军傅园慧的父亲讲述女儿从小学习游泳,竟治好了哮喘。不少友询问,游泳治好哮喘是真的吗?武汉儿童医院专家...

友情链接